天津福彩网-推荐

                                                                  来源:天津福彩网-推荐
                                                                  发稿时间:2020-07-06 19:46:25

                                                                  ——中国已签署,但尚未加入该公约。

                                                                  常设国际法院(国际法院的前身)在1927年“荷花号案”中强调:“国际法对于国家设置的首要和最重要的限制是在没有相反的允许规则时,一国不得以任何形式在他国领土上行使其权力。在这一意义上,管辖当然是属地的;一国不可在其领土以外行使该管辖权,除非依据国际惯例或公约的允许规则。”

                                                                  此类披着所谓法律外衣的诬告滥诉,在法律上有依据吗?近期,国际法学界的专家纷纷撰文,从专业角度进行揭露,指出美国诬告滥诉者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 李庆明

                                                                  其次,根据国际法中的国家责任原理,追究一个主权国家的国家责任的前提是该国实施了国际不法行为,即,该国违反了其承担的国际条约义务或国际习惯法规则。

                                                                  以美国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名义提起的此类恶诉,将中国在本国领土实施的抗疫举措肆意歪曲为“商业行为”和“侵权行为”,与客观事实根本背道而驰。此外,美国有关外国国家因商业或侵权行为在其国内法院不享受主权豁免的立法本身,不应也不可抵触当代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习惯国际法:

                                                                  稍有国际法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些所谓的索赔案件毫无法律和事实依据,纯属滥诉,是典型的栽赃和政治操纵。

                                                                  作为国际法主体的美国有责任敦促相关法院立即驳回此类恶意诉讼,这是其必须承担的国际法义务,如果美国政府不仅不采取实际措施加以制止、而且还鼓励或变相鼓励此类行为,即构成国际不法行为,且这一不法行为给中国造成巨大损失,那么,中国政府有权依据国际法向美国进行求偿。

                                                                  传染病的特点使各国已形成了共同利益和共同立场,要求中国为新冠疫情的国际蔓延承担赔偿责任,这违背科学常识,也超越了各国共同坚守的道德和法律底线。

                                                                  这些诬告滥诉案件,既有美国律师提起的集团诉讼,又有美国密苏里州和密西西比州提起的诉讼。为了规避中国的主权豁免,美国一些政客怂恿、纵容滥诉者以中国共产党为被告提起诉讼,甚至还有议员请求国会修改《外国主权豁免法》,妄图专门针对新冠疫情索赔诉讼剥夺中国的主权豁免。